剪刀妹妹工作室 版本:Beta(1)
登陆到系统
  首页 最新动态 新稿推荐 动漫脚本 动画剧本 作品样稿 漫画样稿 出版信息 影视播出 欢迎加盟  
联系方式
地址:重庆江北区洋河二村五号北城栖院
邮编:400020 简梅梅
邮箱:jianmeimei@126.com

OICQ:4724213
电话:023-60660290


·“魔盒与歌声”系列
·“幻想校园”系列
·“万能博士”系列
·“影子神探”系列
·“奇幻冒险”系列
首页/新稿推荐/少儿小说/失踪的“玩具枪”(未发表) 编辑>>  

作品的版权皆属简梅梅女士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失踪的“玩具枪”(未发表)
日期:2006年07月30日 06:28:56    

《失踪的“玩具枪”》
   
梗概: 

中学生乔雷通过网络游戏结交了一名网友梦雪,双方兴趣相投,配合默契,于是常中午在网上相约打游戏。一天乔雷谈到自己因为好奇,用仿真玩具枪调换了父亲(刑警队长)的真枪的事。没想到下午父亲就派去执行特殊任务,因枪被调换而受伤住院。乔雷跑去把消息告诉母亲,被人撞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调换的真枪不见了! 

乔雷怀疑梦雪却没证据,于是第二天和好友邓笛儿和燕小雪一起约梦雪玩网络游戏,并约好见面。梦雪说有重要事情要告诉他们,大家约在肯德基见面,梦雪却失约。凑巧的是,郑负的父亲无意中目睹了梦雪被绑架,却被枪击中……

在找不到任何线索时,乔雷接到梦雪的求救电话,原来她是毒贩张军的女儿,无意中泄露了乔雷爸爸枪被调换的秘密,而乔雷爸爸正好下午要执行毒品交易案件,恨透了他的毒犯准备杀掉他,枪站中乔雷爸爸负伤。 

乔雷、邓笛儿、燕小雪几个孩子根据梦雪提供的线索,通过分析推理,深入虎穴,机智地救出了梦雪,并找到了失踪的“玩具枪”(真枪)。通过这件事找出了警察局内奸,孩子们帮助警察智擒毒犯。 

篇幅: 

每章2500字,共23章,全篇约6万字。适合6-13岁的少儿阅读。 

目录: 

第一章  网友梦雪  
第二章  意外的任务  
第三章  戴墨镜的人  
第四章  逼近的危险  
第五章  幕后黑手  
第六章  坐轮椅的女孩  
第七章  绑架  
第八章  神秘身份  
第九章  别墅里的眼睛  
第十章  求救电话  
第十一章  身边的敌人  
第十二章  时断时续的线索  
第十三章  碰壁  
第十四章  阳光别墅  
第十五章  陷阱  
第十六章  将计就计  
第十七章  对峙  
第十八章  逃脱  
第十九章  小男子汉  
第二十章  毒品铺就的路  
第二十一章  迷惑人的玩具枪  
第二十二章  短兵相接  
第二十三章  最后的子弹

第一章  网友梦雪 

下午第一节课后,同学们象笼中的小鸟一样冲出教室。也难怪,接连下了好几天的雪,今天下午天总算出了薄薄的太阳,把银装素裹的校园披上一层金光,美极了。这样的天气谁还在教室里呆得住呀,何况下课只有短短的宝贵十分钟。 

可是,乔雷的情绪却十分异常,好象有什么事情急得发疯,铁哥们邓笛儿和燕小雪只好呆在教室里陪他。“喂,乔雷!”邓笛儿忍不住问,“我这几天中午没陪你上网,你不会是在游戏里降级了吧?”平时中午乔雷总是和邓笛儿到网吧打网络游戏,他俩总是联手制敌。 

“我的玩具枪失踪了!邓……邓笛儿!快……帮我……找……”乔雷一着急,口吃的程度比平时严重了一倍。邓笛儿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一把玩具枪吗?瞧你那满头大汗的样子,一点儿男子汉的风度都没有!” 

乔雷越心急越说不出话:“那……不是普…… 普通的玩……玩具枪,是……”邓笛儿凑近乔雷的脸,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问:“难道失踪的是你警察老爸的真枪?”

“邓笛儿你正经一点儿好吗?别逗人家乔雷了,让他把话说完行不行?”旁边的燕小雪打了邓笛儿一下, 转过头连珠炮似地问乔雷:“你失踪的一定是你最喜欢的仿真玩具手枪吧?在仿真武器专卖店里买的?一定很贵吧?这么贵的玩具枪丢了多可惜呀!一定会被我爸怪罪的,难怪着急呢……哈哈……”燕小雪一说起话来就喋喋不休,怪不得有个外号“燕小白”呢! 

燕小雪越是自作聪明地安慰乔雷,乔雷越张口结舌,他憋得满脸通红,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不是…… 玩具枪,是……我我爸的手枪!”话一出口,语惊四座,邓笛儿和燕小雪吓得跳起来,幸亏教室里只有他们三人。 

“什么?”邓笛儿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我爸可是市公安局的刑警队长……他的手枪被你弄丢了?!” 乔雷哭丧着脸,“怎么办?我爸发现了一定饶不了我!” 

燕小雪很想不通,“乔雷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丢了?怪不得你的外号叫偶尔发呆呢,一发呆就犯错!” 乔雷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个……跟我玩网络游戏认识的一个网友有点儿关系。”  

邓笛儿立刻感到受了冷落,“好哇!难怪最近玩网络游戏不叫我了,原来你小子交了新朋友!” 燕小雪肯定地猜测:“一定是个女孩子,对不对?!”  

“嘿嘿,她叫梦雪。”乔雷总算挤出点笑容。邓笛儿更气愤了:梦雪?名字挺好听,八成是个恐龙!”  

“别胡说,梦雪是个好女孩。”乔雷突然不口吃了。 

叮!第二节上课铃响了,中断了他们的谈话。乔雷的心却平静不下来,不错,自己是在中午告诉了梦雪一个不该说的秘密——关于“玩具枪”的秘密。可是也不能证明“玩具枪”失踪就和梦雪有关呀!梦雪,她是个非常特别的女孩,乔雷不禁回忆起自己和梦雪认识的过程…… 

乔雷坐在电脑前,一边不停地点击着鼠标,一边大喊大叫,“完了,我的红衣战士,快逃呀!后面有敌人!”他的电脑屏幕上,两队凶神恶煞的黑衣战士向处于危险地势的红衣战士冲杀过来,屏幕下方聊天的窗口里出现了对话框。 

“偶而发呆,我们吃定你的领地了!”一个网名叫七哥的黑衣战士说。 

“偶而发呆,我们赢定你了!”另一个网名叫没感觉的黑衣战士随声附和着。 
“来吧!谁怕谁!等我的搭挡梦雪一到,保证你们乖乖臣服!”乔雷虽然受困,仍然临危不乱,奋力拼搏。眼看两队黑衣战士把红衣战士一个个解决,乔雷暗自捏了一把汗。 

突然,一队黄衣战士从另一侧冲了出来,为首的是个漂亮侠女,他们从旁边袭击那两队黑衣战士,且战且退。两队黑警战立刻转移了目标,开始和黄衣战士打斗,渐渐地被引到一处峡谷里,这时,更多的黄衣战士从两边峡谷顶上冲杀下来,不到一分钟就歼灭了大部分黑衣战士,剩下的几个黑衣战士仓惶地逃走了。 

“偶而发呆,算你狠,又是那个梦雪来帮你!总有一天,我会夺回我的领地的!哼!”七哥气得噼哩叭啦打出一些字。 

“燕小雨,我们快撤退吧!”没感觉也打上来一排字。 

“郑负你有病呀,竟然暴露出我的真名!”七哥迅速地发来一行字,“看我等会儿不好好修理你!”没感觉没有回话,游戏里显示出他已经下线了。 

“哈哈!我们胜利咯!”乔雷高兴地大叫,其实他早知道了阴险的七哥是燕小雨,那傻里吧叽的没感觉就是郑负,这两个家伙总是处处和他做对。 

“对不起,偶尔发呆,我今天来迟了。”梦雪在电脑屏幕下打出一排字。 

“叫我的名字乔雷吧!”乔雷敲动着键盘,“梦雪,你每次都是出其制胜,真厉害呀!” 

“因为我平时喜欢推理和分析,对了,你不是也喜欢破案吗?呵呵,黑衣战士有勇无谋,只能智斗,不能硬拼。只要掌握了他们的作战规则,稍加运用计谋,就可以在游戏中稳操胜券了!”梦雪说道。 

“其实我也不差,虎门无犬子嘛!”乔雷感到自尊心有点受损,于是想搬出我爸,他和梦雪在网上认识这么久,还从没提起过自己引以为傲的我爸呢! 

“你爸爸是……?”梦雪果然很好奇。 

“我我爸就是市公安局刑警队鼎鼎大名的侦破高手乔涧川!”乔雷炫耀地说,“我我爸可神了,枪法准,头脑灵,破了不少大案要案,所有犯罪分之都怕他!”说着乔雷不禁洋洋得意起来,他以为梦雪一定会非常羡慕。 

谁知梦雪半天没有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打出一排字:“原来是这样,看来我们真有缘呀!” 

以乔雷对梦雪的了解,觉得她的态度有点儿不对劲,不过乔雷也没多想,毕竟梦雪是他在网上认识的最好的朋友。她不仅知识面广,精通电脑和网络游戏,还非常喜欢破案和推理,和乔雷简直太投缘了。比起有勇无谋的邓笛儿,乔雷更愿意和梦雪打网络游戏,因为他们配合十分默契,而且,梦雪几乎随时都在网上,一呼即应。这样的朋友上哪儿找去? 

这时,网上显示炫风小子和冰雪馨儿进入游戏了,原来是邓笛儿和燕小雪,他们不停地给乔雷发信息:“偶而发呆,怎么不理我们呀!一起玩游戏吧!”“整天神神秘秘地一个人上网干什么?你不会网恋了吧!” 

“去去去!我正忙着呢!”乔雷不耐烦地打出一排字。他和梦雪正聊得起劲,最讨厌邓笛儿和燕小雪半路插进来捣乱。 

“完了,偶而发呆已经中邪了,无药可救了呀……”炫风小子和冰雪馨儿同时感叹! 

这天早上,乔雷刚踏进教室,燕小雨冲到他的面前挑衅地问:“乔雷,今天中午敢不敢和我们黑白双煞在游戏里单挑?”他和郑负自诩为“黑白双煞”,是老师最头痛的学生。 

“敢不敢呀!别当胆小鬼呀!”郑负也在一旁附和。“喂!你们说话小心点!”邓笛儿从一旁走了过来,他的大块头往燕小雨和郑负面前一站,两个家伙自然就没声了。 

燕小雪拍拍乔雷的肩膀:“乔雷,我和邓笛儿一起帮你。”没想到乔雷却拒绝了他们的好意:“不用了,我可以打败他们!”说完冲邓笛儿和燕小雪一笑,倒把他们俩笑愣了,乔雷这小子怎么突然变性(格)了?! 

中午乔雷又来到网吧,梦雪早已和黑白双煞干上了。“我来了!梦雪!”乔雷领着自己的红衣战士冲了上去,七哥找来许多帮手,从四面八方来围攻乔雷和梦雪的部队。 

“偶而发呆,梦雪,咱们今天可说好了,是单挑!”燕小雨打出一排字,旁边还加上一个气呼呼的表情。梦雪也较上劲了:“好,单挑就单挑,乔雷!好好看我怎样打败七哥!”  

第二章  意外的任务 

他们重回到游戏中,燕小雨主动发起攻势,带着一大队人马开始攻打梦雪的领地,梦雪把自己的黄衣战士平均分成两队,一队保护自己的领地,一队向燕小雨的领地发起进攻。结果燕小雨的主攻队伍迟迟攻不下梦雪的领地,而自己领地上小部分队伍却逐渐被梦雪削弱。 

他在另一边气得哇哇大叫,很快梦雪轻松占据了燕小雨的领地,然后迅速返回,堵住了燕小雨的主攻队伍,很快就把燕小雨的队伍歼灭了。 

突然,对面又杀来了另一支黑衣战士,原来是郑负带着大队人马杀过来了。梦雪生气地打上一排字:“没感觉,不是说好单挑的吗?怎么耍诈!”  

郑负无赖地说:“是七哥说要单挑,我可没有说!哼,你就快完蛋了!”梦雪冷笑一声:“呵呵!看看你身后吧!”  

郑负吓了一跳:“呀!我被乔雷的红衣战士包围了!”梦雪打出一排字,旁边是个娃娃的笑脸:“这叫螳螂捕食,黄雀在后!”  

“梦雪!黑白双煞又成了我们的手下败将了!”乔雷高兴地敲打着键盘。 

“郑负,你早不来晚不来,等我的兵都死光了你才来,现在前后都是敌人,死定了,活该!”燕小雨生气地打出一排字。“都怪那个梦雪太厉害……小雨,快帮帮我呀……”郑负和燕小雨又被打得落花流水,乔雷觉得痛快极了,有了梦雪的帮助,他们在游戏中简直所向披靡。 

昨天晚上回到家,乔雷又打开电脑进入游戏中心,梦雪还没有来,于是他坐在椅子上玩弄着自己刚买的捷克P398仿真玩具枪。“叭!”他举起手枪对准房间门,嘴里念叨着。 

爸爸乔涧川刚好推门进来,看见乔雷手中的仿真玩具枪吓了一大跳,“乔雷,你这玩具枪几乎可以乱真呀,跟爸爸的真枪一模一样!”他疼爱地摸着儿子的头。 

“爸爸,我也想做个好警察——就象你一样!”乔雷拍拍自己的胸膛,信心十足地对爸爸说。这捷克P398仿真玩具枪可是他省了一个月的早餐钱才买回来的。看着儿子认真的脸,乔涧川把衣服挂在门后,笑着出去了。 

乔雷扭过头看着爸爸的衣服上挂着手枪套子,里面装的可是货真价实的真枪呀!他叹了一口气:“唉,玩具枪哪有真枪威风呀!要是能玩玩真枪,一定能找到当警察的感觉!”  

爸爸不在,这可是个好机会。乔雷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把枪套从爸爸的衣服上取下来,里面放着爸爸的真枪,跟他的捷克P398仿真玩具枪一模一样。乔雷看着那把真枪,心里痒痒的,迟疑了一回会,终于忍不住打开枪套,小心翼翼地把爸爸的真枪拿了出来。 

“哇塞,我可以当一回真正的警察了!”乔雷把真枪握在手里掂了掂,比玩具枪要重一点,然后他把真枪别在自己的腰间,感觉十分神气。他真舍不得取下来放回去呀,于是灵机一动,把那把玩具枪轻轻插进了枪套,然后放会爸爸的衣服。“反正爸爸明天休息,干脆我把玩具枪跟真枪调换一下,只玩一天就还回去。” 

乔雷刚把真枪放在电脑桌旁,梦雪就上线了,他掩饰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迫不及待打出一排字:“梦雪,我今天才真正找到当警察的感觉!” 

“为什么?”梦雪问。乔雷得意极了:“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把我的仿真玩具枪跟爸爸的真枪调换了。呵呵!”  

“什么?乔雷,你不能这样做,太危险了!!!!!!!!!!”梦雪打出一排字,后面加了十个感叹号。 

“放心吧!梦雪,我爸爸明天在家休息呢!我玩一会就放回去!”乔雷还沉浸在自己的警察梦中,我在家里玩真枪,有什么危险呀?女孩子就是胆小。 

“……”梦雪许久没有回话。 

“快准备应战,梦雪!敌人围上来了!”乔雷见四周一些黑衣战士包围过来,急得直敲键盘:“呀!红衣战士们,冲呀!胜利在等着我们呢!” 

叮铃铃!第二天中午,乔雷家的客厅里传来震耳的电话铃声。正在家休息的乔涧川拿起话筒:“您好,我是乔涧川!” 他一边听电话,一边眉头紧锁,满脸严肃的样子:“有紧急情况……好,勾副局长,我马上就到!”  

他放下电话,迅速跑进房间拿起挂在门后的外套,把手枪套别在腰上,一边说着话:“乔雷,爸爸要去执行任务!妈妈也在上班,下午记得准时上学。”乔涧川说完,匆匆忙忙往门外走去。 

“喂,爸爸,你不是今天休息吗?”乔雷打游戏正打得高兴,随口问道。 

“本来今天是休息,但有特殊任务除外!谁叫你我爸是警察呢!”乔涧川笑了笑,关上门出去了。乔雷重坐回电脑前,梦雪正在游戏里同七哥、没感觉他们打得火热,于是他也加入了紧张激烈的游戏中。 

“快来帮忙,他们杀过来了,快把他俩赶出咱们的领地!”梦雪打得直嚷嚷。乔雷带着大队人马从后面包抄过去:“没问题!看我的!”  

被乔雷人马包围的七哥不服气地大叫:“偶而发呆,你耍诈!我们中计了!”没感觉满怀豪情壮志的样子:“七哥,咱们杀出一条血路!”  

“行,你先上!”七哥迅速地打出一排字。没感觉萎了一肚子的气:“我?为什么又是我?我先上不是去送死吗?”  

“废话,拼也是死,不拼也是死!干脆下线得了!”七哥下线了,游戏上显示此人已逃跑。没感觉也跟着下了线:“你下线我也下线,偶而发呆,看你还怎么赢我们!哼!”  

“他们耍赖!打不赢就逃跑!害我们又少得了武器!”梦雪有点不甘心地打出一排字。乔雷笑了;“梦雪,他们就是不耍赖,我们也赢定了,你没看见他们的武器指数都被逃跑扣得差不多了吗?呵呵,看下次他们拿什么跟我们打!只要我们二人合力,就可以打败天下无敌手了!”  

“呵呵,对,我们是最好的搭挡!”梦雪也高兴起来。 

突然,乔雷握鼠标的手碰到了旁边放着的一个硬物,乔雷的目光瞄向手旁的那个东西,突然感到头脑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那是玩具手枪,不,是爸爸的真手枪!”他一下了愣了,心跳猛然加速,“完了,爸爸刚才出去带的是我的玩具枪!”想到这儿他倏地从电脑椅上站起来,“天啦,他去执行任务了,怎么办?” 

“偶而发呆,你怎么了?说话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梦雪不知道怎么回事情,不停地敲击着键盘打出问号。 

“糟糕!梦雪,爸爸去执行任务了,他把我的玩具枪带去了!”乔雷敲键盘的手有些发抖,“怎么办?爸爸不知道那是把假枪呀!我这次闯的祸可大了!” 

“什么?你爸爸不是今天休息吗?”事到临头梦雪反而安慰他,“别着急,你爸爸不会有事的!乔雷,你要冷静,先给你爸爸打个电话,看能不能联系上他!” 

“那……好的,梦雪,我下线了,我得赶快去打个电话给我爸,但愿别太晚,那把假枪不要出什么事才好!乔雷紧张地语无伦次,他匆匆关掉电脑,慌忙跑出房间,拿起桌上的电话就拨乔涧川的手机,可是手机那头却表明该用户已关机。 

“糟糕,爸爸一定是去执行危险的任务去了,不然是不会关机的!完了——”乔雷急得不知所措,他不敢想那把玩具枪会带来什么样的严重后果,爸爸不会出什么事吧?要是……他不敢再想下去,接着拼命拨妈妈的电话,拨到一半又停了下来,不行,这么重要的事不能在电话里说,我要当面告诉妈妈。乔雷来不及多想,一把把桌上的真枪揣进兜里,迅速向妈妈办公室跑去。妈妈是检察官,她一定知道怎样采取补救措施。 

乔雷下楼刚穿过马路,一个戴墨镜的男子急急地走过来,猛地撞了他一下,又匆匆向前跑去。乔雷被撞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气愤地冲着“墨镜”挥手:“喂!这路这么宽,你怎么不走别处,干嘛撞我呀!” 

“墨镜”行为诡秘,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头也不回地往前面走去。径自走到前面停靠的一辆奔驰轿车旁,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奔驰轿车载着他呜嘯而去,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 

第3章  戴墨镜的人 

乔雷站起身,拍拍身上的雪,他感觉那个人有点怪怪的,却说不清究竟怪在哪里,反正就是觉得那人不对劲。他顾不上多想了,得赶快去通知妈妈,他撒腿就往检察院的方向跑去。 

此时,乔涧川正在与执行任务的警察们会合,他打开警车门,里面早坐满了全幅武装的特警们。“快上来,乔队长!”刘副队长急切地对乔涧川说:“刚才接到密报,说有毒贩正在东北大酒店703号房进行交易,听说里面有条大鱼。”大鱼指的是本市的黑社会老大张军,乔涧川心领神会。 

他坐上警车的副驾坐,拍了拍腰间的手枪说:“老伙计,这次你又要派上大用场了!”  

分管毒品走私的勾副局长坐在后排,显得有些兴奋:“咱们只要抓住这条大鱼,最近几起贩毒案就应该大有进展了,咱们可以顺藤摸瓜,查出幕后真凶!” 

乔涧川整了整自己的警帽,干劲十足地说:“这些狡猾的家伙以前总能提前逃脱,这次居然撞到枪口上来了,我们一定要来个瓮中捉鳖!” 说着他猛一挥手:“好,出发!咱们去逮大鱼!”警车飞速向东北大酒店驶去…… 

警车无声无息停靠在东北大酒店背街的小巷,乔涧川在车上摊开酒店外观图纸,布署抓捕方案:“咱们分成三队。小张带领第一队从酒店外墙上攀到七楼窗户,以防他们狗急跳墙!小刘带领第二队守在703房间门口,以防他们逃跑!第三队由我带领直冲703号房,进行狙击。大家清楚了嘛!”特警们齐声回答:“明白!” 

“出发!”乔涧川一挥手,特警们以飞快的速度下车,猫弯着身子向东北酒店跑去。从外墙攀岩的特警们早已拿好了攀爬工具,开始顺着墙壁向七楼攀蹬。 
另外两队人马也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703号房,乔涧川对客房服务员出示了证件,示意服务员去敲门。 

“叮铃!”服务员按了一下门铃,门没有开,里面是反锁的。许久,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谁呀!” 

服务员大声地回答:“送纸杯的服务员!”里面的声音不耐烦地说:“我们没要纸杯,你走吧!”  

乔涧川对小刘使了个眼色,小刘立刻带着那队特警分成两边紧贴在房门的两侧。他意示服务员让开,接着从腰间枪套里掏出枪,小刘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乔涧川点点头,退后两步,猛地向703房门撞去! 

“轰!”房门被撞开了,里面烟雾缭绕。桌上堆满了钞票和一袋白色粉末。乔涧川冲在最前面,举起枪对准里面一个长发男子,大叫一声:“举起手来!抱着头蹲在墙边!”他左右巡视了整个房间,发现只有长发男子一个人。 

跟着冲进来的特警迅速搜遍了整个套房,没发现其他人。“怎么只有一个人?”乔涧一阵狐疑,他隐约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刘副队长用手沾了沾桌上的白粉,送到鼻子上闻了闻,吃惊地说:“乔队长,这是不是毒粉,而是面粉!毒品交易一定在其他地方进行,我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乔涧川气得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抓抓住长发男子的领口:“快说!毒品交易在什么地方?” 

“在……东北大桥……南桥头……”长发男子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乔建川立刻用手机命令埋伏在东北大酒店外面的两队人:“火速赶往东北大桥南桥头!”说着命令两个特警押着长发男子走出酒店。 

刚经过酒店门口一辆奥迪轿车旁,突然从轿车里冲出三个持枪的黑衣人,长发男子见势猛地向后飞起一脚,后面的乔涧川被踢得向后退了两步!三个黑衣人向他们开枪,几个特警立刻退到东北大酒店门口的大柱子后面,警匪开始了惊心动魄的枪战!路边的行人吓得纷纷尖叫躲藏。 

长发男子和三个黑衣人且战且退,很快钻进了奥迪车。“千万别让他们跑了!”乔涧川奋不顾身地冲出来,掏出手枪对准奥迪车的后轮扳动了扳机,他是局里公认的神枪手,这一枪下去奥迪车立刻就会抛锚! 

“咔嚓!”手枪里突然传来一阵闷响。“呀!?”乔涧川吃了一惊,猛然发现手中的枪轻了不少,正觉得不对劲时,长发男子从车窗里伸出头来,对准乔涧川反手一枪!啪!鲜血从乔涧川的左肩上涌了出来,他只觉右肩膀一阵刺痛,连忙捂住肩膀转身闪躲到了一边。 

奔驰车趁机开得没了影儿。 

“站住——”乔涧川力不从心地追了几步,因为流血过多,一下倒在了地上。赶上来的刘副队长扶起了乔涧川,“乔队长受伤了!快叫救护车!”  

笛……救护车从远处飞快地急驰而来,乔涧川被抬上了担架,救护车载着受伤的乔涧川呼啸而去。 

离东北大酒店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奔驰轿车,车窗玻璃渐渐摇了下来,一个戴墨镜的男子坐在驾驶坐上,嘴里叨着一支香烟,看着远去的救护车,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干得不错!小子!这场戏演得很生动!”他对着车里的反光镜笑着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嘴角露出一丝阴笑。 

在学校的乔雷丝毫不知道爸爸执行任务受伤的事,他中午还是没有勇气告诉 
妈妈调换手枪的事,因为他在检察院门口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真枪也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他已经完全糊涂了,只好匆忙地赶到学校。 

现在虽然告诉了最好的朋友邓笛儿和燕小雪,可他们不但帮不了忙,还无端怀疑梦雪……唉,现在该怎么办呢?下午放学后,乔雷一个人闷闷不乐地走出教室,他心里矛盾极了,既担心爸爸带着玩具枪执行任务会有危险,又害怕爸爸发现自己调换了手枪而生气,要是他知道调换过来的真枪也失踪了,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这一切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又非常巧合,好象有个阴谋……想着想着,乔雷的脑子变成了一片空白。 

天空飘起了雪花,整个校园都是白雪皑皑, 一阵寒风吹过,卷起了雪花满天飞舞,就像乔雷的心情一样澎湃。邓笛儿和燕小雪不放心地跟在后面,邓笛儿上前拍了一下乔雷的肩膀:“喂,乔雷,你究竟想起什么没有?究竟你是怎么把你爸的真枪弄丢的?” 

“轰!”突然一团雪球击中了旁边的墙壁,他们抬头一看,不远处燕小雨和郑负手中拿着几团雪球,正冲着这边挤眉弄眼:“冰雪馨儿,炫风小子!也赏你们二颗勋章吧!”说着两团雪飞了过来! 

邓笛儿猛地转过身,拍拍肩膀上的雪花,向他俩冲过去。燕小雨和郑负一看见大块头的邓笛儿,吓得马上转身溜走。跟在后面的燕小雪也气坏了:“燕小雨,连你堂姐都敢打,看我不教训你!”话音刚落,邓笛儿来了一招他的偶像成龙的横扫千军,腾空飞起一脚! 

啪!燕小雨和郑负屁股中脚,同时跌倒在雪地上,摔了个狗啃屎,满嘴都是雪花。邓笛儿用手指擦了一下鼻尖,哈哈大笑:“活该!你们给我们戴勋章,我们请你们吃免费超级冰淇淋!”说完,拉起乔雷和燕小雪就往教室里跑去。 

“气死我了!等着瞧!”后面传来燕小雨和郑负岔岔不平的叫喊声。他们又回到教室里,一定要帮助乔雷回忆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 

“仔细想想!除了梦雪,你还跟什么人讲过换枪的事?”邓笛儿急切地问。燕小雪提示他:“乔雷,慢慢想,别漏掉一个细节。”  

“我确实只…告诉过梦雪,也只有她一人知道……我用玩具枪换爸爸真枪的事。说来也真奇怪,一切……都太巧了!”乔雷回忆整件事情,越想越觉得可疑:“对了,当梦雪知道我我爸是刑警队长乔涧川时,好象不太自然……可梦雪还说我换枪是不对的,她不像是个坏女孩呀!”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她本来就是一个坏女孩!只是在利用你。”燕小雨认真地说。 

“绝对不可能,不过……这件事有些蹊跷!因为今天中午的时候……我确实遇到了一件很可疑的事!”乔雷猛地拍了一下头,“我想起来了,一定就是……那个人拿走了真枪!” 

(以下内容省略,欢迎编辑选用,请发信至jianmeimei@126.com) 

关于剪刀妹妹 | 工作室 | 联系方式 | 隐私说明 | 加 盟 | 广 告 | 帮 助
©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作品的版权皆属简梅梅女士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电话:13883090327 | QQ:4724213 | Email:jianmeimei@126.com 
地址:重庆江北区洋河二村五号北城栖院

渝ICP备07000260号 | 新栈道设计/制作/维护